沙巴体育

                                                                            来源:沙巴体育
                                                                            发稿时间:2020-08-08 05:57:18

                                                                            [10]【乌拉圭】爱德华多·加莱亚诺著,王玫等译,《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8-11

                                                                            一场“牛仔竞技”前的入场式,参加者高举美国国旗。(图自英文维基百科)

                                                                            美国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将美国社会中强大的反智主义传统命名为“对无知的崇拜”(a cult of ignorance) 他写道:

                                                                            按理说,随着美国疫情的快速升级,人们应该看到民众和媒体针对政府问责的升级,政府部门各种应对措施的升级,公共和私人机构在保民生、保经济方面协调行动的升级,与国际组织及其他国家合作的升级等等;考虑到美国的疫情已是全球最为严重的,这时的美国即使采取全球最为严厉的封城、封州乃至封国的极端措施,也并不为过。

                                                                            死于白人殖民者之手的无数原住民冤魂至今也不会瞑目,因为后代的很多人真的会以为他们“为了娱乐消遣和逃避劳动”而自杀。

                                                                            明明这些事实桩桩触目惊心——人口占世界人口比例约4%的美国,其新冠肺炎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却占全球的20%以上;其接纳人口不到总人口1%的养老机构,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却占全国的40%;每1450名美国黑人中就有一人死于新冠肺炎,是美国白人的两倍多;美国两所监狱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比新西兰整个国家还多;还有,失业率上升到14.7%,达到1948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超过2600万人失去了工作……[1]

                                                                            美国是新世界的征服者建立起来的,在其历史的起点上即混合着罪恶和对罪恶的重新说明。这是一种集体的原罪心理,而这种原罪心理也决定了美国社会永远不可能对自己进行真正的反思自省,因为反思到底就会碰到最深的罪恶,根本无法正视。

                                                                            经初步调查,8月6日上午,栾川县城关镇某儿童临时看护服务中心法人蒋某华在驾车接送三名儿童去看护中心时,将两岁男童步某遗忘在轿车内。当日下午17时许发现步某在车内死亡。

                                                                            在这个世界所有大洲都居住过以后,我真的相信,“西方人”是这个地球上最教条、消息最不灵通和最缺乏批判精神的一个群体。但他们自己却相信自己是消息最灵通的人和“最自由”的人。

                                                                            然而,问题的严重性在于:美国精英阶层经年累月、肆无忌惮的舆论操纵工程只是事物的一个方面,因为美国普通民众不仅仅只是被动受害的一方,民众中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的反智主义倾向,是配合、支持以至于客观上纵容了舆论操纵工程大行其道的另一个重要方面。